综合

黄浦江岸线旅游码头站长:游轮即将重新起航

  黄浦江边步道已开放,江面上的船只也渐渐多了起来。目前,游船暂未重新启航,但游船码头正紧锣密鼓地做着准备。

  近日,记者采访到两位黄浦江岸线旅游码头的站长,他们已经回到了岗位上。自3月来,他们各自在不同工作岗位上默默付出,有人在码头上坚守,也有人做起了志愿者。他们的行业被认为是受疫情影响后“关得最早,开得最晚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部分旅游码头的船票已开始预售,这也意味着熟悉的上海,熟悉的黄浦江正在归来。以下是他们的自述。

  讲述人:周春强 年龄:38岁 职业:白莲泾旅游码头站长

  6月6日,我再次回到岗位上,感到非常地兴奋。我清楚地记得自己做的第一件事,那就是看潮位表。

  所谓潮位表,也就是能够预报当天潮汐潮位情况的数据表,主要用于航运、军事等行业。这是我们工作每天都得查看的表格,需要根据潮位表来制定部分工作细节。

  之所以说“再次”,是因为疫情期间4月8日,我就回到了码头的工作岗位上,负责日常维护和后勤保障工作。还要管理滞留在船上的人员,并且也得提醒他们完成核酸检测、设备检查和安全事项等。在我心里,无时无刻不想着,如果我们临时接到开放的命令,也能马上启航。

  码头原先有近20名工作人员,但因为疫情,加我只有7人。日常维护的工作量没有减少,所以我们7人可谓是“一人多岗”,码头上的工作被分为了两班,12小时翻一班,需要在岗的时间变长,工作量变多了,刚开始那阵,吃饭也只管有东西吃,可我们没一人有怨言。

  周春强还需关注江面风力。风大的时候,要用沙包抵住大门。郑子愚摄

  我家里有5口人,我和妻子、儿子,还有我的丈人和丈母娘。疫情期间,家里的四个大人都得坚守各自的岗位,13岁上预备班的儿子在家上网课。如果想要团聚,只能隔三岔五通过线上视频聊聊天。虽然我们都在上海,但是视频聊天的时候得开四个窗口。

  不过,这也导致我的儿子在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适应这样的情况,他似乎有些放飞自我,陷入没人管的状态,在学习上不够自觉。后来,学校老师找到我们家长,了解到我们情况,也给我们提供了些建议。我也和儿子谈了一次,告诉儿子当时的情况和我们对他的期待。我感觉到,他是有触动的,在自觉性养成的问题上也慢慢在进步,我们都看见了儿子的成长。

  我住在临港的泥城镇,这也是较早解封的一块区域。5月21日晚上,我从码头回家。我们一家人约好那天回家的。

  那天,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庆祝仪式,也没有特意加菜。有意思的是,那天正好是“521”,算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

  端午后,我回到工作岗位,工作内容和此前也相差无几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上海已于6月1日进入汛期。每年这时候,我们的神经都要绷得更紧才行。

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联系方式:shzixun@online.sh.cn

本文来源:上观新闻 作者:郑子愚 责任编辑:赵瑜

©1996-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许可证编号: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[2017]6486-491号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