综合

疫情过后的“白蚁”天

  白蚁入侵几天之后,竹棘把家里各个窗缝都用纸巾堵上,还是有零星的小虫拖着翅膀爬入。竹棘养的猫对白蚁很感兴趣。白蚁落到地板上,它用爪子摸一摸,舔一舔,很受用地吃掉了。

  这只猫陪她度过疫情。这时,上海刚因疫情被“封控”两个月。一解封,独居的竹棘把猫留在家,夜里“逃”去和朋友住,“这叫‘逃避虽可耻,但有用’。”她说。

  五月底以来,上海进入了一年一度被白蚁袭扰的季节。这种以纤维素为食的昆虫,往往在雨后闷热的傍晚进入交配旺季。它们会成群结队从巢中飞出,找到有光的地方旋转着配对,然后就近交配、产卵,交配结束,雄蚁随即会死亡。这一切发生在有人的地方,就在屋里的墙上、地上、人的注视之中。

  六月的头几天,阿平一下班就奔回自己的卧室,不敢在厨房和客厅逗留。他甚至不敢开灯,不愿意看着白蚁顺门缝爬入。

  这些独居的年轻人刚从“封控期”回到寻常的生活里去,他们和各自的邻里又与“灭蚁”的新问题相遇。

  蚊拍·吸尘器·闭门

  第一次看见白蚁,竹棘想去借电蚊拍。她今年三月才从接近市郊的地区搬到市中心,以前没有见过这种场面。大量扇动翅膀的小虫弥散似的,以屋顶的灯为中心,在整个房里扩散开,仿佛要快速搅浑室内的空气。

  白蚁大约是从纱窗与窗框之间糊得不严整的地方,缩头缩脑爬入的。

  疫情期间,她加入了一个业主微信群。邻居们说,白蚁“是从梧桐里飞出来的”,仿佛是一种常识。

  竹棘的窗外,恰好有两排浓绿的梧桐树。这天,刚下了一整天的雨。楼里很多户人家都遭了灾。邻居虽说每年都看到白蚁,也纷纷激动起来。有人发了大团白蚁绕楼下路灯飞舞的照片。竹棘一看:“就像龙卷风。”

  围绕路灯飞舞的白蚁,“就像龙卷风”

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联系方式:shzixun@online.sh.cn

本文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 责任编辑:赵瑜

©1996-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许可证编号: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[2017]6486-491号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